In the Service of the Queen 章四︰黃金與藍寶石

In the Service of the Queen By Malthazar Lord of Shadows

章四 – 黃金與藍寶石


陽光經由窗戶灑落在 Anna 的臉上,她緊閉著雙眼希望這能讓太陽放過她讓她繼續睡,但不論如何翻身,陽光總是能準確地照到她雙眼。睡眼惺忪的眼睛張開後,隨即因陽光太過刺眼而馬上閉上,她咕噥著翻過身趴著,嘆息聲散逸於底下柔軟的布料中。

 

昨晚的事件讓她精神上異常疲累,她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大哭了。通常在盡情哭泣後她會覺得好多了,但這次哭到眼淚再也流不出來後,她只覺得身體的力氣都被抽光。昨晚將靴子踢掉後她就陷入了毫無夢境的睡眠,對此其實 Anna 還蠻感激的,一場無夢的睡眠總是比惡夢來的好。就這樣趴在床上數分鐘後,她打著哈欠翻身坐起,雙手高舉過頭伸著懶腰直到聽見脊髓關節劈啪作響才作罷。她接著掀開棉被下床,她今天有許多事情要忙,必須在今天去鐵匠鋪一趟。儘管天氣仍然有些寒冷,甚至還下著點小雪,但後天就正式邁入春天了。她必須去報名比武競賽、打磨盔甲,如果今晚還有心情的話就去酒館喝一杯。

 

她動作迅速地從衣物堆裡找出零錢袋,將裡面所剩無幾的硬幣倒到手上一一數著。二十枚,她只剩下二十枚金幣而已,希望這些能夠讓她磨利她的劍。她將手中的硬幣小心翼翼地放回到袋子裡,突然間她開始後悔上禮拜在酒館暢飲那些啤酒了。那是他們的傳統,她與其他參與比武的參賽者一同喝杯酒,藉此展示對於對方毫無惡意的表現,但對於 Anna 以及大多數的參賽者來說,一杯通常會增值成六杯以上。

 

她抓了抓頭,酒醉後的隔天早上記憶遠比那天晚上還要來的深刻,那晚好像有人在她的頭盔上敲打著歌曲,這大概是她丟失頭盔的主要原因。她相信頭盔一定是在酒館的時候從她醉得不省人事的身上滾落的,但她後來怎麼找都找不到,大概早就已經被那晚一起慶祝的該死傭兵賣掉了吧。

 

她套上靴子以及鎖子甲後,開始考慮只在城裡走動是否真的需要穿上整套盔甲,這時門上傳來一陣拍打聲。

 

「門沒鎖。」她邊應答著邊套上乾淨的上衣,然後繫上腰帶。她不意外地看見是 Kai 走進來。

 

「早安,Anna 小姐。」他微笑著將手中的餐盤放到門邊的小桌子上,Anna 點頭回應後將劍繫在右腰上。

 

「早安,Kai。」她朝著對方微笑,但她的微笑在看到餐盤後很快就失去蹤影。

 

「我昨晚一定冒犯了女王對不對?」在她來得及思考之前這句話已經早先一步脫口而出,Kai 看起來對此感到訝異但還是搖了搖頭。

 

「不是這樣的,陛下她注意到妳……」他謹慎地選擇接下來的字眼,「昨晚不太習慣,她認為妳在自己房間用餐會比較輕鬆。」Anna 微笑了一下,但不確定自己是否該相信這番說詞,但她希望事實真的是這樣,所以她選擇相信,除非後來發生什麼事證明錯了再說,「謝謝你,請將我的感謝也一起轉達給陛下。」。

 

Kai 高興地點了點頭。他的女王自從回到王宮後就有點不一樣,跟往常比起來變得較為開放些,他堅信這樣的改變一定跟眼前這名年輕女子有關係。

 

Anna 將銀盤上的蓋子打開後隨即感覺胃口大開,半條剛出爐的麵包、雞蛋以及不知道是什麼的肉類。無視旁邊放著的叉子,她用手直接拿起肉咬了一口,嗯,火腿。

 

當 Anna 把蛋也掃入口中時,她臉上因食物的美味而流露出的愉悅表情讓 Kai 無法克制地輕笑出聲,「小姐,能否讓我詢問妳今天的行程?」

 

Anna 將口中的食物咀嚼吞下後才開口回應——她還有一點常識知道不要在滿嘴食物的時候說話,因為就連她自己都覺得這樣的舉動蠻噁心的,「請直接叫我 Anna 就好了。」

 

Kai 微笑著點了點頭。

 

「我必須進城報名比武,然後希望這些錢還能夠磨利一下我的劍。」Anna 皺著眉頭拍了拍腰間的錢袋後,將剩餘的蛋一口吃掉。這些舉動讓 Kai 不由自主地微笑著。

 

「我不認為金錢將會是妳的困擾。」Anna 困惑著看著 Kai 打開門示意走廊上的警衛過來,他雙手捧著一個大袋子,在那上面則放著一個卷軸。Kai 拿下卷軸後開始展開它,而警衛則將袋子放到 Anna 早餐餐盤附近的桌上。放下時的重量讓桌子隨即發出晃動的聲音,當中還有著金屬的響亮碰撞聲, Anna 的耳朵抽動了一下,她非常清楚那個聲音,金幣的聲音。

 

「以 Arendelle 的 Elsa 女王之令,這袋五百枚金幣必須一次交到 Arendelle 的 Anna 手中,作為拿下 Jack 與 Nico Norguston 懸賞令的獎賞。」被卷軸遮住面孔的 Kai 不懷好意地偷瞄著 Anna。

 

Anna 不可置信地張大了嘴巴,雙手定格在原處。Kai 點了點頭示意警衛可以先行離開。

 

「五、五、五、五、五百枚?!」Anna 扯開袋子,裡面的金幣在陽光底下閃閃發光著。Anna 隨即踉蹌地往後退了幾步摔倒在床上,一臉無法置信地望著天花板。這是她活到這麼大第二次如此啞口無言,完全又是女王的關係。

 

「妳想要確認這份卷軸嗎?」Kai 伸出手中的卷軸,但 Anna 揮了揮手表示不用。

 

「我不識字。」Anna 呢喃著這句話,依然試著相信眼前那一大袋的金幣真的是她的。大部分的比武冠軍獎勵頂多也只有一百枚金幣,一年就那兩場比武,換算下來她一下子就獲得了兩年半的冠軍獎勵。

 

Kai 對這句話挑了挑眉但什麼也沒說,只是默默記下之後再來處理。靜默了幾分鐘後他咳了一下,抓回 Anna 的注意力,儘管她的眼神仍不由自主地望著桌上的那袋金幣。

 

「Anna,我希望下午能跟妳碰面,我想要指導妳。」
Anna 睜大了雙眼問道,「指導我……什麼?」她對此完全沒有一點頭緒,因為她有一長串不會的東西。

 

「合適的禮儀,這樣妳也許就可以不用擔心下次與女王共餐時會再次出錯。」這舉例讓 Anna 感到相當畏懼,昨晚的事件一生有這麼一次就夠了。

 

「我不覺得我能準備好再次面對昨晚的情況。」她皺著臉說著,突然覺得胸前傳來打翻布丁帶來的濕冷感。

 

Kai 拍了拍她的肩膀後繼續說服,「這點妳無須擔心, Anna。上過幾次課以後,妳就不用擔心那些問題了。」Anna 望向他,眼中閃過一些不確定後才點頭答應。Kai 拍了拍手,「好極了。那麼中午過後在用餐廳跟我會合。」

 

Anna 點頭答應並露出不太確信的笑容看著 Kai 走出房間。她嘆了一口氣後才站起來走到桌前抓了一把金幣後放到腰間的錢袋中,並將大袋子綁緊塞到床底下。她將皮毛披肩跟手套穿戴好,隨手抓了麵包就往外面跑。今天一定會是個美好的一天,她打從骨子裡這麼確信著,而且她的直覺永遠不會錯。

 

她高興地咬著手上的麵包穿越中庭朝著城門跑去,警衛看到她後朝著她點了點頭示意,而她也點頭回禮。她昨天並沒有看過那些人,但她相信今天所有人應該都知道有名平民女孩住在城堡裡了。

 

她在圓石路上一路蹦跳著,向城裡友善的居民打著招呼。鐵匠鋪依然在她記憶中的位置,簡樸的木造建築搭配被煤煙染黑的玻璃窗戶,而繪有鐵砧與鐵鎚的招牌是昭告這棟建築服務項目的唯一線索。

 

一踏進屋內,Anna 馬上聞到了火焰與融鐵的味道,在房間的角落裡,正在彎身檢視鐵砧上一把匕首的人正是 Anna 所熟悉的面孔。赤裸著上身的高大身軀有著深色的膚色,或多或少沾到了煤碳等灰燼。長長的灰髮髒亂不齊,他以手摸著擁有同樣情況的鬍子。

 

「Andre!」Anna 喊著。對方抬起頭後笑著看著正走向他的女子。跟 Anna 站在一起,兩人之間差了整整有一呎的高度。

 

「我還在想什麼時候會看到妳呢,小姑娘。」他結實的雙手交叉於胸前,「妳什麼時候回到城裡的?」他低頭看向 Anna,濃密的灰色眉毛好奇地皺在一起。

 

「昨天下午剛到,今年的暴風雪比以往來的強烈。」Andre 點了點頭同意。

 

「妳的確是名強悍的女子,但為何不待在王國裡就好呢?我之前說的話還算數,我很歡迎能幹的學徒喔。」他說完爽朗地笑著,Anna 也跟著微笑,但笑意並未到達她的眼底。

 

「謝謝你的建議,但我不覺得我能夠再次成為學徒。」

 

對方理解地點了點頭,如同熊掌般的巨手拍了拍 Anna 的肩膀,「哈,我也跟妳一樣很想他。」他往後坐回自己的椅子,「所以今天跟往常一樣?」

Anna 點了點頭並將腰間的劍從鞘裡拔出放到了對方張開的手中。

 

Andre 審視了一下後說著,「妳保養的很好。」儘管這不是一個問題,但 Anna 仍然點了點頭回應。Andre 點了一下頭後說道,「很好,妳也知道武器最棒的一點就是……」

 

「它們永遠不會背叛你。」Anna 接續完成他的句子,Andre 再次大笑出聲,而這次 Anna 也開心地笑著。

 

在離開 Andre 的鐵匠鋪後,Anna 開始在城裡漫遊著。跟秋天比起來城裡並沒有多大的改變,攤販仍然試著向經過的人們推銷他們的商品、居民開心地跟彼此聊著天、而小孩則光著腳跑來跑去。轉換不同的生活步調總是件好事,尤其是待在 Arendelle 裡面與普通人民共處而不是與殺手相處。

 

Anna 獨自一人在甲板上漫步時,一輛落單的推車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奇形怪狀的瓶子裡面裝著各種色彩繽紛的神秘液體,在陽光的照射下呈現出令人眼花撩亂的景色。但真正吸引 Anna 注意力的是某個兩呎寬一呎高的鐵籠,紫色的布罩著整個箱子,裡面不時傳出鳴叫聲。

 

「這位小姐,妳有看到任何感興趣的東西嗎?」Anna 抬起頭看到攤主正開心地望著她,她朝著眼前的鐵籠點了點頭問到,

 

「裡面是什麼?」

 

對方看了一眼箱子後才將視線放回到 Anna 身上,「妳不會對那東西感到有興趣的。」對方的拒絕回答讓 Anna 皺起了眉頭,「這點我可以自己決定。」

 

攤主沉默地審視著她,然後不在意的聳了聳肩,「妳說了算。裡面是非常稀有的東西。」隨後他將紫布抽走展示出裡面的東西,而 Anna 在看到後驚呼了一聲。裡面正抬頭望著她的是一隻幼龍,Anna 啞口無言地指著牠,「那是龍!」

 

攤主點了點頭後靠到鐵籠上。那隻龍大概跟家貓差不多大小,藍寶石般的顏色,側邊有著白色的條紋,而銀色的翅膀則有著白色斑點,小爪子以及尚未長成的圓角則是光滑的黑色。

 

「沒錯,而且小姐,這隻還不是普通的龍,牠是最稀有的冰龍喔,昨天才剛從蛋裡蹦出來。這小傢伙其實還惹人厭的。」他伸出一隻手指敲擊鐵籠,那隻冰龍生氣地叫著然後試著用那細小但絕對尖銳的牙齒咬下去,逼迫攤主抽回自己的手,「現在還沒辦法放走這隻會飛的老鼠。」

 

Anna 蹲下身,將臉湊近鐵籠,而小隻的野獸則小心翼翼地看著她。Anna 緩慢地將手指伸進鐵籠裡,小傢伙警戒地嗅了嗅後發出咯咯的細微聲響,讓 Anna 摸著牠的頭。這樣的舉動融化了 Anna ,牠太可愛了。

 

攤主不滿地咕噥著,「該死,妳還是牠第一個不咬的人。」Anna 抬起頭笑著看著他,被傳說中的小野獸感動到了。

 

「你多少賣?」攤主冷酷地看著他

 

「照牠這樣長大下去,我馬上就要開始虧損了,這些龍長的有夠快。給我四十枚金幣,這隻蜥蜴就是妳的了。」Anna 爽快的將錢交了過去後接過對方手中的籠子。「這位小姐,妳一定對寒冷的東西特別有一套。」Anna 好奇地看了他一眼,「我聽說冰龍是吃魚的,我之前也都是拿魚餵牠。」

 

Anna 點了點頭然後朝著城堡的方向開始跑了起來,迫不及待想要研究她的新……寵物。她怕在這邊打開籠子的話,牠有可能就這樣飛走了。

 

當她跑過警衛身邊時,他們幾乎只看了她一眼,而 Anna 則朝著他們點了點頭。回到她房間後,她將鐵籠放到地板上,將緊緊包住的紫布扯開——現在還不需要讓人知道她剛剛買了一隻龍。

 

她將鐵籠的門打開後,挪開了幾步就這樣坐在了地板上。小龍先是緊張疑惑地看著打開的空間才緩慢跨出鐵籠。Anna 放慢動作用手撫摸冰冷的藍色龍鱗。冰龍馬上繃緊了身軀但隨後在這樣的撫摸下放下了顧慮。Anna 咬著下唇,牠真的太可愛了。

 

當她收回手後,牠跟進爬上了她的手臂,Anna 盡可能地靜止不動,對這傳說中的生物深深著迷著。她在酒館聽過各種與龍有關的民俗故事,但她從沒想過能夠親眼看到這種生物。她知道龍到某種階段會長大,但現在牠卻是 Anna 認為最可愛的生物,雖然長大後會很兇猛。

 

「我該叫你什麼呢?」 她好奇地問著,而冰龍則叫著回應她。Anna 低吟著沉思,不時從眼角看著肩膀上的那隻蜥蜴。之後她開懷的笑著,「我知道了,我要叫你 Frost,你覺得這名字如何?」冰龍繼續鳴叫著,而 Anna 決定將這當成同意的舉動。

 

她伸出手摸著牠的頭,「那就決定叫你 Frost 了。」


There we go. Also anyone out there know what Andre is from?

Hope you enjoyed.

~Malthazar LOS

 

Follow 佐斯 / Johsi:

愛好冒險旅行,常常拿了背包就跑。當我越深入認識這個世界,就越明白自己的無知。因此除了讀萬卷書,更要貫徹行萬里路的人生目標。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