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Service of the Queen 章三︰不入流

In the Service of the Queen By Malthazar Lord of Shadows

章三 – 不入流


 

Anna 盯著鏡中的自己嘆了口氣,她身上的東西就是她所有的家當,她的衣物選擇就只有棕色的褲子以及寬鬆的白色襯衣。這種衣服根本不適合穿去餐會,更別說是與女王共餐了。但她至少磨亮了那雙舊靴子,或多或少都能幫上些忙吧。

 

雖然這也不是第一次覺得自己很卑微,但現在卻是她第一次在沒有被血以及泥垢沾染的情況下這樣覺得。在沐浴後她通常會感到精神煥發,並對自己在同樣身為流浪劍士的其他人當中最為乾淨而沾沾自喜。但這情況卻不適用於今晚,因為就連僕人身上穿的都比她好太多了。她大聲嘆氣著,她就只能穿這樣前去赴約了,誰叫她只有這些衣服。

 

完全就是優雅化身的女王沒意外的話應該會穿的吸引人目光,穿著能襯托出她高瘦身形以及曲線的衣物……

 

門上突然傳來的輕微敲門聲讓 Anna 差點發出慘叫。她手緊握在胸前,完全可以感受到心臟的狂亂跳動,深怕門外的那人聽見了她剛剛對於女王的幻想。

 

「Anna 女士,我能夠進去嗎?」她認出這聲音是先前跟隨女王離去的僕人之一。是叫 Ken?Jai?還是 Kai?最後一個聽起來似乎沒錯。

 

「呃,沒問題,請進。」房門打開後就看到 Kai 微笑著走進來。

 

「女士,晚餐時間很快就要到了。」當他看到 Anna 現在的穿著後,他挑起了一邊的眉毛,「女士我很抱歉,我沒有意識到你仍在著衣。」現在 Anna 的整張臉都紅到快出血了。

 

「我、我已經穿好了…」當 Kai 面露訝異時,Anna 整張臉又更紅了,她將臉埋到雙手中,「除了盔甲以外,我就只有這些衣服了。」她先前的恐懼被證實了,她一定看起來就像農場裡的平民農夫!她覺得眼淚開始在眼角處打轉,這一定是她活到 19 歲以來第三折磨的一天。

 

當 Kai 聽到 Anna 的吸氣聲後,他很快地從錯愕狀態下恢復。他三步併作兩步地來到 Anna 面前,並將手放到她肩膀上。Anna 抬起頭,淚眼汪汪的湖藍色雙眼看著他,Kai 覺得自己的心緊縮了一下。

 

這女孩,沒有多想就殺掉強盜的她,現在卻因為沒有合適的衣服穿而快哭了出來。他應該要笑的,但Anna臉上極度恐慌的表情讓他無法這麼做。

 

「這點妳無須沮喪,Anna 女士」他往後退了幾步,並示意 Anna 跟著他走,「請跟我來。」

 

他帶著 Anna 穿過幾條走廊後來到另外一間房間門前,Anna 現在尷尬地站在他身後看著他翻箱倒櫃。他從牆邊的衣櫃中抽出一件黑色褲子以及翠綠色的短上衣。

 

「請換上這些,Anna 女士」他笑著將衣物放在 Anna 伸出的手上,「我會在外面等妳並帶妳前去用餐。」當房間門隨著他離開而關上後,Anna 看著她手中的柔軟衣物發呆著。她踢掉腳上的靴子迅速換上這些衣服,看著鏡中的自己。還不錯嘛,她露齒笑著。短上衣的領口有點低,但底下的白色短衫遮掩了一切,而且這件非常合身,衣擺只到大腿的一半,又不會太鬆垮。她繫上腰帶後才踏出房門。

 

Kai 看了看後笑著說,「Anna 女士,是否該走了?」她點了點頭後跟在他身後穿梭在錯綜複雜的走廊。Kai 推開用餐廳的大門並讓 Anna 先行入內。

 

女王早已入座於餐桌的主位當中。Anna 突然意識到女王一直盯著她看,雖然對方仍然面無表情,但眼神似乎隱含著一些 Anna 無法理解的波動。Anna 花了全身的氣力,才勉強克制將手置於胸前的衝動。女王笑著比了比她右手邊的餐具,Kai 接著為她拉開椅子好讓她入座,這次 Anna 慶幸她坐下的動作比之前在馬車中還要優雅了許多。

 

「晚安,Anna。我希望客房能符合妳的期許?」她雙手交疊放於腿上,好奇地看著將手肘放到桌上的 Anna。

 

「房間棒極了,陛下。我很感激您。」Anna點了點頭回答問題。然後她瞥見站於女王身後的 Kai 正點著他的手肘,於是她馬上快速地將雙手從桌上抽離,卻不小心將餐具連同餐巾一同掃到地上。Anna 跳了起來,臉上燃燒著,蹲下身鑽到餐桌下撿起掉落的東西,完全沒有注意到女王以及四周僕人臉上露出的訝異神情。當滿臉通紅的 Anna 重新站起來並將餐具重新放回到桌上後,充滿尷尬地坐回到椅子上。

 

「請原諒我的無理,陛下。」Anna 根本無法直視她的君主,她現在仍然可以感覺臉頰上的燥熱,彷彿能與她鼻樑上的粉紅色傷疤完美地融為一體。這瞬間讓 Anna 非常想要就此跑出這餐廳然後死在自己的劍下,這樣的話對她還比較仁慈些。

 

在 Elsa 耐心地等著 Kai 引導她的客人前來餐廳的那段時間,她全神貫注在她父王所寫的那些有關冊封騎士的步驟上。騎士候選必須花幾年的時間跟隨在真正的騎士身邊,學習其精神與禮儀,直到他們能夠證明自己的價值為止。到目前為止 Elsa 認為 Anna 無庸質疑已經向她證明了上述那些特質——她奮不顧身地加入戰局只為了保護一個陌生人。她稍早看了一下 Arendelle 的皇家騎士名單,上面所紀錄的騎士除了她父王冊封的,還有幾名是由她祖父所冊封的老騎士。但毫無懸念的,名單上的十一名騎士均為男性。

 

她邊用手指敲擊著光滑的紅木桌子邊想著,冊封 Anna 成為騎士只是件小事,這主意從 Anna 向自己表示她並非是一名騎士後,就一直在她腦海中糾纏不休。餐廳大門的打開將她從自己的思緒中拉回到現實,她看著 Anna 遲疑地走進廳內,訝異地望著這寬敞的用餐廳,而她的目光則全然鎖定在紅髮女子身上。

 

Anna 的體型嬌小,但脫下盔甲以及笨重禦寒衣物後的她,比 Elsa 想像中的還要更加嬌小。儘管她看起來只比 Elsa 矮個幾吋, 但Anna 的力量卻跟她的身形完全不符, Elsa 很清楚她的能耐。儘管 Elsa 從來沒拿過劍,但劍的重量她是知道的,那完全跟輕盈扯不上關係,而且她也知道 Anna行動迅速動作敏捷,就算穿戴著厚重的盔甲與衣物,仍然能夠在雪地上追上敵人所以當她看到 Anna 實際上跟自己差不多身材的時候,她感到非常訝異。

 

過了幾分鐘後,Elsa 才意識到自己正明目張膽地盯著對方。她一邊在心裡責備自己的舉止,一邊挺直背脊朝著 Anna 微笑,示意自己右手邊的座位。Anna 很快地走了過來,並安靜地坐下。在任何尷尬的沉默正式展開之前,Elsa 詢問 Anna 是否喜歡她的房間,對方快速的點頭回應,並將雙手放到了桌上(Elsa 選擇無視這舉止)說著她非常喜歡那間客房。

 

Elsa 心裡很明白她身後還站著 Kai,她可以從眼角餘光看到他比著手肘的動作,那導致 Anna 放在桌面上的雙手幾乎以飛一般的速度離開桌面。這猛然一拉的大動作讓木桌上的餐具掉落到了地板上,在大廳內發出了響亮的回聲。看到 Anna 以屁股著火般的速度快速站起並鑽進了桌子底下,讓Elsa 一時忍不住張大了嘴。然後看到 Anna 鑽了出來,將餐具放回到桌面上後,小心翼翼地坐回位置上,不斷地道歉。

 

Elsa 成功壓下自己訝異的表情換回原本的平靜表現,這下她右手邊的女子神情是她從來沒見過的尷尬。也許她真的沒有想到這點,即使一般騎士皆受過宮廷禮儀的訓練,但 Anna 說她不是騎士只是劍士而已,她可能從來沒有經歷過任何正式場合。儘管現在這聚餐稱不上是正式晚餐,但她必須提醒著自己還有女王的身份,任何與女王有關的事物都有著特定的禮節在,人們在她面前必須保持著一定程度的行為舉止。而 Anna 似乎也知道這點,但她只是不懂要怎麼做而已。光看就知道 Anna 認為她自己在這大廳中顯得格格不入。

 

「沒關係的,Anna。Kai 能否麻煩你?」對方點了點頭快速地拿走 Anna 手中髒掉的餐具,過沒多久就換成了全新的一套。「沒事的,Anna。」Elsa 試著笑得更開些,希望這能讓 Anna 感到自在許多。

 

「謝謝您,陛下。」Anna 斟酌著用語。Elsa 無聲地嘆了口氣,她認為今晚不會再有比這個更糟的事情發生了。但很可惜的是她錯了。

 

 

 

 

每個菜餚上桌的時候她都可以搞出大烏龍,讓 Anna 在晚餐結束後認真考慮要不要實行死在自己的劍下的計畫。首先,當裝著玫瑰色液體的碗被擺在她們面前時,Anna 馬上將其拿起並喝了起來。Kai 清了清喉嚨吸引 Anna 的注意,她往 Kai 的方向看過去,卻看到女王一邊用剛剛送上的水盆洗手,一邊迴避著不看 Anna 的方向。Anna 咬著自己的下唇,放下手中的水盆,並強迫自己喝下嘴裡的水,然後將雙手放到大腿上,緊抓著腿上的布料。她很確信這時她的臉一定紅到不能再紅。

 

然後是主餐——一道鮮美多汁的肉排。即使肉排的尺寸小到跟她的手掌差不多,它仍然讓 Anna 食指大動。她平安度過拿起餐具的時候,沒讓任何意外發生——儘管手中拿的是錯誤的尺寸。將肉排切成一半後,她狼吞虎嚥地吞下盤中飧,卻在偷瞄到女王將餐點切成非常小塊時差點噎到。她當下的反應是想將口中的食物整個吐出來,但馬上就打消了這念頭,現在她所能夠做的,只有好好咀嚼口中的肉了。儘管她多麼希望地板現在能夠馬上開個大洞吞沒她,但這仍然是她所吃過最好吃的牛排了。

 

甜點上來後,狀況變得也許比喝下洗手水的時候還要更糟,本來一直好好地沒出什麼意外,卻在女王突然開口問她問題後破功。

 

「妳在哪裡學——」Anna 訝異地抬起頭看著仍然願意跟她說話的女王,結果握著湯匙的那隻手放下來的力道比想像中的重,壓到了盤子的邊緣導致整個盤子翻了起來,直接蓋在了 Anna 的胸前。在盤子來得及滑落之前,Anna 的雙手趕緊放到上面緊緊壓著,然而她的臉色隨著冰涼的水果布丁逐漸滲進她的上衣而逐步慘白。女王隻手遮著嘴,看著趕來的僕人將盤子拿開後迅速地擦拭著 Anna 衣服上的布丁。而 Anna 深感窘迫地坐的異常筆直。這情況已經不是今晚的第一次,但她希望如果有任何神祇聽到的話,就讓這次的意外成為今晚的最後的一次。而令 Anna 感到欣慰的是這次意外也的確是最後一次了。

 

在布丁事件發生後沒多久,Kai 告知女王有幾份文件需要她馬上過目。她點頭表示知道後,站起了身向 Anna 道晚安。

 

Anna 向女王鞠躬道謝後,逃離般迅速地離開了餐廳。

 

回到房間後,Anna 馬上脫掉上衣並倒到床上,將身體蜷縮成球形。她親手將自己搞成了一個大笨蛋!她緊閉著雙眼,試著將世界拒於之外。

 

她無法想像如果 Lucien 看到她現在的情況會感到如何的難堪,這個想法壓倒了她的堅強,三年來這是她第一次放聲大哭。


 

Elsa 在她書房裡嘆了口氣,暫時無視眼前的文件。她很清楚剛剛的晚餐完全錯的離譜,而那都是自己的錯。現在也只有少數貴族會跟她一樣從小被諄諄教導遵守所有的禮儀了。她剛剛將一名平民女子丟進皇家飯廳並導致她徹底的被羞辱。Elsa 以手抹臉,也許她應該讓 Anna 在房間用餐就好。她完全沒有因為 Anna 的餐桌禮儀而感到任何不快,她不要求這位劍士能表現出正式的儀態,但那名女孩顯然感到非常難堪。

 

當看到 Anna 開始喝起玫瑰水的時候,Elsa 幾乎耗盡自己的控制力才壓下想大笑的舉動。Anna 看起來尷尬極了,但 Elsa 卻認為她的……滑稽行為蠻可愛的。她努力壓下看到 Anna 對著牛排狼吞虎嚥後的微笑,畢竟在某些國家,這樣的行為其實是表示食物十分美味的讚賞舉止。唯一一件讓 Elsa 從內心感到畏縮的是那件……甜點中途的意外。當 Anna 的盤子砸到她自己身上時,她非常確信在她來得及掩飾自己的驚呼之前,她縮了一下的舉止非常明顯。

 

當女僕開始擦拭 Anna 的上衣時,Anna 坐的異常挺直,看起來挫折不己。她看著這樣子的 Anna,心裡升起強烈的歉疚感。想到這她又嘆了一口氣,而接下來的一陣敲門聲將她的注意力吸引過去。

 

「進來」,她這樣回應道。聽到允許後 Kai 踏進書房,小心翼翼地將身後的大門關上。

 

「陛下,請原諒我的唐突,但我能否佔用您一點時間?」Elsa 點了點頭,放鬆地坐著,雙手交叉著置於桌面上。Kai 接著說,「我希望您能夠允許我……教導 Anna 小姐。」細長的淡眉疑惑地挑起,「教導她?」Elsa 問著。

 

Kai 點了點頭後繼續說著,「是的,陛下。如果您願意的話,一些關於餐桌禮儀的……速成課程。」

 

Elsa 考慮著這提議,Kai 繼續說服著,「她盡力了,但她很顯然完全沒有這方面的教育。」Elsa 手指輕敲桌面,思考著成為騎士的種種要求。

 

「可以,前提是她必須同意讓你教導她才行。」

 

對方帶著微笑地鞠躬,「非常感謝您,陛下。」

 

Elsa 准許他離開後,將注意力放到了眼前必須處理的文件上。

 

文件是兩份 Arendelle 王國所發出的懸賞通緝,內容是有關 Anna 先前所殺的兩名盜賊,他們的人頭分別價值 250 金幣。Elsa 笑了,也許這可以安撫 Anna 她那因為今晚的一些失禮舉止而沮喪的心情。


 

作者的話︰Here ya go people. More to come!

~ Malthazar LOS

 

Follow 佐斯 / Johsi:

愛好冒險旅行,常常拿了背包就跑。當我越深入認識這個世界,就越明白自己的無知。因此除了讀萬卷書,更要貫徹行萬里路的人生目標。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