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Service of the Queen 章二︰女王的謝禮

In the Service of the Queen By Malthazar Lord of Shadows

章二︰女王的謝禮


 

Anna 愣在原地,傻傻地、盯著對方看。她無法擺脫現在她正與女王面對面……不對……她至少還隔著一個面罩。她咬著下唇,自知沒有受過適當的禮儀訓練能夠與女王共處一室,更別說她現在與女王只有不到兩英呎的距離。如果她說了什麼蠢話怎麼辦?萬一她做了滑稽的舉動又該怎麼辦?她根本連一個大字都不認識啊!她只是平民,但她眼前的卻是女王!

 

「你沒事吧?」Anna 嚇了一跳,完全沒有意識到當她自顧自地沈浸在自己的想法中時,到底盯著對方看了多久。

 

Anna 迅速單膝跪地行禮,右手握拳置於胸前。

 

「原、原諒我,陛下」她勉強吐出這句話,聲音因寒冷與面罩的關係而沙啞刺耳。年輕女王示意她起身,而 Anna 顫抖著遵從,她在這名君主面前戰戰兢兢。

 

「你無須請求我的原諒,是我該向你致謝才對,善良的騎士。你救了我一命。」Anna因女王向她行了屈膝禮而感到慌亂,她激動地搖著手試圖澄清。

 

「不!您無須感謝我的,陛下,我只是想幫忙而已。」她緊握著雙手。女王的雙眼因笑容而彎了起來。

 

「但你的確幫了我,這點我將永遠謹記在心。」面罩下的 Anna 開始臉紅。

 

「陛下!」兩人同時望向聲音的來源,之前的那四名衛兵正向著她們跑來。

 

「陛下!您沒事吧?」其中一名衛兵掃視了一下地上的屍體後謹慎地審視著 Anna。

 

「我沒事,隊長,一切都要感謝自這名英勇的騎士。」Anna 試圖糾正女王的用詞,因為她根本不是騎士,但決定還是不要當面點破的好。

 

衛兵們向 Anna 點頭示意。

 

「我們向你致謝,閣下。」Anna 眨了眨眼,穿著旅行服裝的她看起來很像男的嗎?她在此之前都沒有想過這問題。現在女王的視線仍然放在她身上。

 

「你正要前往 Arendelle 嗎?好心的騎士?」那個稱呼使 Anna 感到焦躁不安。

 

「是的,陛下。」面罩使她的聲音模糊不清,她點頭示意。

 

「那麼請與我同行,至少我能載你一程。」Anna 嚥了一下口水。

 

聽到能搭便車,她的當下反應當然是極度贊成,可是提出這意見的卻是女王本人耶!很顯然對方也注意到了她的躊躇。

 

「我堅持你必須與我同行。」女王面帶微笑的說著,但她的語氣不容質疑。Anna 戰戰兢兢地點了頭同意,她有什麼權力能說不呢?

 

衛兵將她們護送回大路上,此時馬車伕也終於將馬匹安撫了下來,四名了無生氣的強盜屍體則被堆放在路旁的雪堆上。

 

衛兵隊長協助女王坐進馬車,而 Anna 則自發性地爬上了馬車的後方。當女王看到救命恩人所在時,她無法控制地笑了出來。

 

衛兵注意到這情況後朝 Anna 說著,「騎士閣下。」站於馬車車門旁的衛兵示意 Anna 進到車內,女王正從裡面望著她,戴著手套的手隱藏了歡快的笑聲。

 

Anna 覺得自己的臉頰開始發熱,她跳下馬車後向衛兵點頭示意接著就踏進了車內。車門在她身後關上,迫使她拘束地站在車內。Elsa 女王指了指自己對面的座位。更令 Anna 感到尷尬的是,當她穿戴著金屬護具走動時,馬車因而搖晃了幾下。她盡可能地讓自己優雅的坐下,然而金屬與木頭互相碰撞發生了不小的撞擊聲,Anna 掩蓋在面罩下的臉頰彷彿要燒了起來。

 

過沒多久後馬車開始移動,Anna 在這詭異的寂靜中動來動去。在與人同行的一般情況下,她都會是隊伍中的話匣子。但那是因為她之前的旅伴大多傭兵或打手,不然就是狀況相似的旅人,跟女王相比真的是有點端不上檯面。

 

說到女王,這時 Elsa 正清了清喉嚨試圖引起 Anna 的注意。

 

「我能夠知道我的救命恩人的面貌與長相嗎?」她微笑地問著。Anna 尷尬地扭了一下,但這細微的動作被馬車行進的晃動所掩蓋過去。她向女王點了點頭。

 

「可以的,陛下。」她緊張地拉下兜帽與面罩,露出亮紅色的頭髮,同時也讓她擁有些許傷疤的面孔顯露出來。她直到現在才真正意識到自己臉上的傷痕。

 

「我、我是 Anna,陛下。」儘管她的聲音仍因為嚴寒而有點沙啞,但現在沒了布料悶住的關係至少聽得出是女性的聲音。女王訝異著瞪大了雙眼看著她,但隨即迅速地收給那表情,速度之快讓 Anna無法確定到底是自己看錯了,還是因為速度太快而無法確實捕捉到那瞬間。Elsa 雙手交叉地置於腿上點了點頭問著。

 

「那麼 Anna,妳是從哪裡來的呢?」Anna 試圖壓下因為聽到女王喚她名字而沿著脊髓而上的顫抖。

 

「我出生於 Arendelle,陛下。」Anna 笨拙的玩弄著自己的雙手。女王的表情仍然維持不變,但她的語調現在變得更為深思熟慮。

 

「我以為我熟知 Arendelle 境內的所有騎士。」Anna 的肩膀縮了起來,儘管不知道是因為窘迫還是其他不知道的原因。在她開口糾正她的君主之前她嚥了一下口水。

 

「陛下,請您原諒我的無禮,但我不是騎士,只是一名從北方前來 Arendelle 參加春季劍鬥比武的流浪劍士而已。」她向女王簡短解釋了她的情況,突然對自己不是騎士的身份感到尷尬。

 

而女王現在真的看起來訝異極了,「以妳的身手與膽識卻不是騎士這點,使我感到不敢置信。」

 

在女王冰藍色雙眸的注視下,Anna 略縮了一下,但她驅使自己搖頭說道,「女王陛下,我的確不是騎士。我只是到處流浪,參加任何能參加的比賽來贏取獎金過活。」

 

直到話都說出口後,Anna 才意識到剛剛那句有多麼粗俗,因此她又將自己的身體縮的更小了。女王沒有對她剛剛所說的話發表任何意見,她只是看起來比之前還要更加沉思著。

 

「Anna,我能夠問妳一個問題嗎?」她的名字又被女王喚了一次!Anna 猛烈地點了點頭,畢竟妳又不行跟女王說,『不行,管好妳自己的事就好』。她深知如果真的這樣說的話,那些傭兵就會來找她聊聊私人話題了。

 

「您可以問我任何事情的,陛下。」

 

「那妳在 Arendelle 有任何親人嗎?」這只是個簡單的問題,至少表面上看來是這樣,但這類有關家族的問題卻是 Anna 所害怕面對的。她只有在極少數的場合才會想到她的家人,例如要入睡的前一刻或是在酒館喝太多酒的時候。將那些勞動爭取來的金幣拿去交換數小時的無憂無知覺的時光,然後隔天早上再來承受嘔吐與頭痛的下場。

 

因為女王微微移動的關係才將 Anna拉回到現實,她清了清喉嚨,意識到自己剛又再次陷入到自己的思緒中。

 

「沒有,我在 Arendelle 並沒有親人,陛下。」女王簡短地點了點頭。

 

「那妳在比武舉辦期間時都住在哪裡?」當女王不再追問有關家人的問題後,Anna 感覺自己鬆了一口氣,但同時也開始思考女王剛剛拋過來的問題。

 

「我通常……會花點小錢住在酒館樓上。」Anna 聳了聳肩,「如果沒有選擇又不介意地點的話,沒有醉漢徘徊的乾淨小巷在過去幫我度過許多晚上。」她沒有約束自己的話語,直到女王露出明顯的厭惡表情後才意識到自己的放縱。燥熱很快地攀上她的脖子,她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告訴 Arendelle 的女王她之前睡過小巷。

 

就在她要再一次請求女王原諒她的失禮時,對方打斷了她要說出口的道歉。

 

「小巷?不管情況如何糟糕,那種地方根本連乞丐都不適合睡在那邊。我要妳待在城堡內。」Anna 錯愕地張大了嘴,她一定聽錯了吧?她就這樣被邀請入住 Arendelle 的城堡了?

 

「陛、陛下,這我受不起,我……」其實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但幸運地女王打斷了她在君主面前語無倫次的機會。

 

「妳可以的,而且我很堅持這要求。因為妳救了我一命,載妳一程、請妳吃飯、為妳提供睡覺的地方這些我都很樂意提供給妳,畢竟跟妳所為相比我做的都是小事而已,Anna。」她傻瞪著女王(儘管她也沒其他方法能盯著她看),女王的語氣裡毫無討價還價的餘地,但主要是略帶有懇求的語調止住了 Anna 對住在城堡裡的焦慮與擔憂。就算她現在仍然不自知,但她之後應該會對某些情況感到懊惱。

 

「我……呃……感謝您,陛下,真的很感謝您的邀請。」她勉強擠出這句話,女王點了點頭後就轉頭望向馬車窗外了,Anna 則雙手交叉於胸前。她們兩人保持著這樣的沉默至少長達半小時後,Anna 的頭開始微微前傾。她試圖從睏意中保持清醒,但仍舊不斷失敗,馬車所傳來的細微顛簸最終成功引導她入睡。

 

Elsa 在這段時間一直望著窗外思考著她的拯救者。Anna 說她不是一名騎士,只是位仰賴劍術生存的女劍客,這想法使她皺起了眉頭,Arendelle 的某些騎士根本沒有 Anna 來得有勇氣。她瞬間想起了由她父王所冊封的 Markus 閣下,儘管她不知道當初為何要冊封他。因為想到對方所帶來的厭惡感使她皺起了鼻子,Elsa 對那人的評價是,他根本是爛人的代表,他還在四年前的比武中殺了一名騎士,反之像 Anna 這樣擁有真正騎士風範的人卻不是騎士,這樣的對比讓她感到諷刺。

 

她從小看春季比武到大,直到她的雙親過世後,她就不怎麼願意踏出城堡外。Anna 剛提到說她正準備回到 Arendelle,這代表說她至少是從三年前才開始參加比武的。除非 Anna 參賽時都帶著頭盔,不然 Elsa 覺得自己應該會對這樣一名紅髮女子有印象。

 

她轉過頭想詢問紅髮女子這個問題,但在任何問話來得及說出口前,就被眼前女子不斷打盹的動作給止住了。Anna 的下巴現在靠在胸前,陷入睡眠中的她,呼吸平和緩慢。女王帶著手套的手不僅遮住了臉上的笑容也讓她不至於笑出聲來。

 

她清了清喉嚨,將自己的笑容壓下。他們很快就會抵達城堡,到時 Anna 就能好好休息了。

 

「Anna,」當她看到紅髮女子突然驚醒的動作,她不由自主的揚起微笑。Anna 藍綠色的雙眼掃視了一下周遭環境後才鎖定在她身上。當 Elsa 看到 Anna 臉紅的像快要燒起來的時候,她努力讓自己回復成面無表情的樣子。

 

「我、我很抱歉,陛下」Anna 結結巴巴地說著。儘管 Elsa 想大笑但她仍然盡力維持著同樣的表情。

 

「沒關係的,Anna,我們就快抵達了。但在那之前能否讓我問妳一個問題?」對方迅速地點了點頭然後坐起身,試圖將瞌睡蟲趕走。

 

「妳之前有參加過春季比武嗎?」Anna 點了點頭,然後朝著額前的瀏海吹了一口氣。

 

「在過去三年來一直都有參加。之後當夏天迎來尾聲的時候,我就會動身返回北方去參加那邊秋季跟冬季的比武。」在她簡略整合了她生活的四季後她聳了聳肩,「旅行、比武、吃飯以及睡覺。」

 

「在小巷內睡覺。」Elsa 根本無法阻止自己脫口說出這句話,當她看到 Anna 因有如被責罵般而微微縮了一下的動作時,她馬上感到愧疚。

 

「只有在逼不得已的情況……」Anna 喃喃地說著。在這之後的沉默既沈重又詭異,至少對 Elsa 來說是這樣。她暗地責罵自己的失言,讓 Anna 感到尷尬是她最不想發生的事情。.

 

她不確定到底該說什麼,當衛兵敲響車門的時候她幾乎都要因這即時的救援而鬆了一口氣了。

 

「Elsa 女王,我們到了。」Elsa 在車門打開後站起身來,她將手放到衛兵所伸出的手上走下了馬車,而 Anna 則跟在她身後。馬車再度因 Anna 的動作而晃了一下,這點使她苦著臉。其中一名衛兵轉過身正想跟 Anna 說話,卻因為看到她的表情而不得不打住,而另外三名衛兵也注意到了這情況,他們的臉上都露出驚訝的表情。此時 Elsa 不得不試著分散他們的注意力,「謝謝你,隊長。Anna 妳跟我來。」

 

她踏著自信的步伐穿過敞開的城門進到中庭裡,Anna 朝著衛兵們快速地點了點頭後接著跟上她的君主。Elsa 隨意往後一看,Anna 似乎對她們正在經過的花園感到好奇,接著就看到她停下了腳步,忘我地看著其中一個爬滿藤蔓植物的巨大木樁。上面每隔幾英吋就開出一朵藍色的花朵,花的花瓣為冰藍色,顏色由外向內逐漸轉淺,造就中心的部份為徹底的白色。

 

冬日之息。

 

這花是她最喜歡的一種,而 Anna 也被這些花吸引到徹底忘我,不過她之後將會有足夠的時間好好觀賞它們。

 

「Anna,」Elsa 出聲叫喚那名騎士。Anna 顫抖了下,接著轉過身快速跟上女王,身上的盔甲因她的動作而發出碰撞聲。當她們踏進門廳之時,一名僕人快速上前,

 

「我很高興能看到您回來,陛下。」Elsa 點頭回應,「Kai,你能否請人帶 Anna 前往客房梳洗?」

 

Kai 點頭應下並喚來另一位僕人,轉達女王的請求。這名女僕點了點頭後就帶領著 Anna 離開了。Elsa 接著走向她的書房,Kai 跟在她身後。

 

「陛下,我相信您的旅途一路平安?」他將書房門關上後問著,有關穿著盔甲的年輕紅髮女子的問題在他的舌尖打轉著。

 

女王點了點頭回應,「是的,至少到城外一小時左右的路程之前都是這樣。之後我們遇上一群埋伏的強匪……」她轉述之前的故事。而 Kai 在聽到故事最後是由 Anna 救下了女王,並受邀前來城堡後鬆了口氣,「我也應該要親自感謝她才行。」

 

Elsa 溫柔地朝著他笑著。Kai 已經服侍皇家多年了,從她還小的時候就在了,她根本無法想像宮內僕人少掉他會是怎樣的情況。

 

「能否麻煩你幫 Anna 在今晚的晚餐預留位置?」Elsa 問。 Kai 點了位點頭後樂意地離開了書房。當房門關上後,Elsa 轉身來到書櫃前面找尋某本書籍。

 

女僕帶領 Anna 穿越幾條走廊後來到了一扇門前,「女士,我們到了。我稍後會將熱水搬來給妳梳洗。」接著女僕就快速地消失在轉角處。Anna 好奇地觀察眼前的房間,這裡跟她以前待過的地方都不同。打蠟過的硬木地板鋪著紅色與金色的地毯,那些毯子的價格估計都比競技比賽優勝者的獎金都高;牆上的壁紙則是特別強調金色的溫和淡色系風格;幾把有扶手外觀為紅色椅墊且椅腳為獅子腳掌樣式的古董椅子則放在房間的角落。但最吸引 Anna 注意的則是一張四角擁有床柱,床單為紅色的大床。她取下手套,伸手滑過那布料,手中絲絨的觸感讓 Anna 感動的都快哭了。

 

她隨手將手套丟到附近的椅子上,沒過多久獸皮以及羊毛裝備也被丟過去。她將劍連著劍鞘倚靠在椅子旁後,著手開始解開身上盔甲的扣環。當她的胸甲跌落到地上時,響亮的撞擊聲在房內迴響著,使得Anna不禁縮了一下。在那之後她變得更為小心,拿下裝備後就輕輕地將它們置於一旁。

 

當她解下所有裝備後,女僕也剛好回到房內,開始將熱水倒進大鐵缸中。

 

「一小時後請前去與女王用餐。」女僕轉達她獲得的指示,Anna 點頭表示了解,並在女僕離開前向她道謝。她踢掉腳上的靴子然後將鎖子甲置於椅子上,接著脫掉了褲子與白色襯衣。

 

她小心翼翼地進到浴缸中,水淹到她胸口,她發出滿足的嘆息。她有多久沒有洗到熱水澡,或是真正洗過澡了?Anna 畏縮了一下,發現自己從北方出發到現在,至少有 4 天沒洗澡了。她微微滑下身,讓水浸過她的鼻子,她吐了幾個泡泡到水面上。Anna 一直維持這樣的姿勢直到她雙眼突然睜開,然後猛然地直起身子,浴缸內的水因突如其來的大動作而灑到了地上。

 

「一小時後有晚餐?還是跟女王一起?可是我根本沒有合適的服裝能夠穿去這種場合!而且我的用餐禮儀連在酒館也只是說的過去的程度而已!我……她……」其中一個想法更是讓 Anna 特別擔憂。

 

「我到底該穿什麼?」


 

作者的話︰我其實已經對後面的走向有了安排……但現在凌晨 2 點半了,而且這地方似乎很適合做個段落,希望你們會喜歡!

~Malthazar LOS

Follow 佐斯 / Johsi:

愛好冒險旅行,常常拿了背包就跑。當我越深入認識這個世界,就越明白自己的無知。因此除了讀萬卷書,更要貫徹行萬里路的人生目標。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