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Service of the Queen 章一︰流浪劍士

In the Service of the Queen

By Malthazar Lord of Shadows

https://www.fanfiction.net/s/10251701/1/In-the-Service-of-the-Queen

 

授權翻譯

章一︰流浪劍士

 

作者前言︰我知道我應該要繼續寫「You’re in the army now」的,我發誓我會將那篇寫完的,我只是現在不怎麼有動力而已,因為我陷進去「Frozen」狂熱的狀態,希望你喜歡這故事。


冷。

 

這是她現在唯一的感受,她拖著沈重的腳步在這積雪很深的樹林中跋涉。刺骨的寒冷侵蝕進體內,狂風在四周咆嘯著,將雪花捲至空中遮蔽旅人的視線。因為長時間暴露在暴風雪中的關係,冰霜緊咬攀附在衣物的每一吋,使其結冰僵硬。急促的呼吸穿透緊圍著臉龐的布料,隨即被肆虐的狂風帶走。貧瘠的樹林被風吹地嘎嘎作響,樹枝危險地搖擺著。她在一般情況下會選擇避開這些潛在危險,但現在她不想在乎這些細節了。這趟跋涉她不打算再節外生枝,就算只多個幾步也不行。每年的旅程其實都是同樣的情況,只是某些年的寒冬較為平和而已。

 

她能勉強看到溫暖的火光在遠方模糊地閃爍著,如同燈塔般在這刺骨的寒冬夜晚當中呼喚著她,驅使著她踏出每一步。深厚的積雪拖慢了移動的速度也讓她逐漸失去知覺,現在她的專注力只放在火光上,每往前一步,火光也就更加明亮清晰。終於在她聽到靴子踏上商棧的老舊木頭陽台所發出的異音後,這場彷彿永無止境的跋涉也劃下了句點。

 

大門突然被打開,緊隨而來的強勁風雪宣告著她的到來,她笨重地走進屋內,用僅剩的力氣將身後的大門關上,將寒冬徹底關在門外。她跺了跺腳試圖甩掉寒冬在她身上的傑作。

 

「呦——呼」她看向左邊,一名穿著毛衣的高大男子揮著手朝她微笑著。那件毛衣的品味讓女子覺得她寧願冷到失溫而死也不要穿上那種樣式。

 

「我就知道妳來只是時間上的問題,又到了那段時間了是吧?」女子點了點頭作為回應,藍綠色的雙眼從外圍縫有皮毛的黑色兜帽下直視着男子,她伸手拉下帽子讓兩條薑黃色的辮子垂了下來,髮上結霜的冰晶閃閃發亮著,接著她扯下鼻下的布料,露出些許雀斑與小傷疤的臉頰,其中一道最顯眼的傷痕莫過於鼻樑上一直延伸到臉頰的傷疤。她在回話前先抖了抖身子,雙唇因風雪的關係早已涷到裂開,她的聲音沙啞低沉。

 

「每年都會來,」她微笑著回應,湖藍色的雙眼骨碌碌的轉著,接著她將皮革手套拿下置於附近的椅子上,「很高興能看到你, Oaken 。」

 

「我也是,我原本還在擔憂妳今年趕不上了呢,Anna 。」他看著女子卸下身上的裝備。黑色的厚重毛披肩加入手套的行列,接著又多了一條羊毛的圍巾,她輕哼著回應。

 

「如果我沒來參賽的話,我會吃不下飯的。」她邊向他說著,邊拍落身上金屬盔甲跟紅色強化皮革上的雪霜,她的舉動讓盔甲與腰間的大劍碰撞發生聲響。

 

「所以妳覺得今年能贏是吧?」 Anna 露齒而笑,將手放到了劍柄上。

 

「我盡力而為。」她舉起手臂示意,這樣的動作讓她的盔甲互相碰撞發出更多的叮噹聲。 Oaken 點了點頭。「樓上的房間是空的吧?」 Anna 疑惑地望著他,Oaken 再次點了點頭。

 

「空的,妳隨意使用,還有桑拿也是。」她衷心地朝著高大男子微笑著,接著她抱起之前卸下的裝備衝上樓梯。Anna 不禁慶幸房門剛好敞開著,雙手抱滿了旅行裝備的她當下騰不出手來,走進房間後她接著用腳將房門關上。

 

房間又冷又黑,不過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問題。她隨意將裝備扔在地上後拿起了腰間的小袋子,並將袋子裡一對黯淡的黑色石頭倒到手掌中。她走到壁爐前蹲下,用熟練的手法磨擦打火石讓火花灑落到乾柴上,對著餘火吹了幾口氣後,沒過多久火焰從木材上竄出。Anna 一動也不動地望著暖火吞噬著乾木,火焰發出劈啪的聲響逐漸點亮暖和整個房間。

 

她不知道盯著爐火看了多久,直到那身盔甲的關係而感到悶熱才回過神來。她僵硬地站起身伸展身體,本來因寒冷而失去知覺的肌肉,此時帶著些微疼痛逐漸恢復過來。她現在有點精神不振,從北方出發南下參加 Arendelle 春季劍術比試的那天以來,她已經有三天沒闔上眼了。幾個拉扯,她將繫在腰間的大劍綁帶解了開來,隨後將劍倚靠在床邊。

 

接著 Anna 開始解開身上盔甲的扣環與繫帶,每解開一處,一件金屬裝備就掉落在地板上。當身上最後一件裝備也被解下時,她將身上的鎖子甲脫下隨手丟到地上的裝備堆當中。脫離那些裝備後,所展露出來的是一具體能狀態極佳但略顯柔軟的身軀。身上只穿著棕色緊身褲以及一件白色襯衣的 Anna 踢開靴子接著撲上床舖,在她的腦袋勉強碰碰到鵝毛枕頭之前便已失去意識。她有三天的睡眠要補回來,而前往首都的路程只剩一天。

 

當她甦醒時,她不清楚現在確切是什麼時間,只知道現在仍是早上,房間的爐火早已熄滅,看不到任何餘火。 Anna 懶洋洋地坐起身來,身上的肌肉仍然因之前的長途跋涉而酸痛著,閉著眼睛隨意地抹去了臉頰上的口水痕跡。她咕噥著套上鎖子甲跟靴子,接著展開一連串瑣碎的穿戴盔甲動作。當一切都完成後,她拿起床邊的劍,審視著這把尚未出鞘的劍。

 

她有多久沒去鐵匠舖鍛造這把劍、磨利它、甚至清理它了呢?有一段時間了,她苦著臉想著,隨手將這名伙伴繫在腰間,決定抵達 Arendelle 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鐵匠舖一趟。她先將羊毛披風披在肩上,接著圍上黑熊毛做成的披肩,將面罩與手套拿在手中後走下樓梯。她現在精神狀況極佳,這是只有一夜好眠才能擁有的狀態。

 

當她來到一樓後,發現 Oaken 並不在櫃檯後面。在她將面罩包裹住整個頭部之前,她伸手至腰間的袋子裡將金幣拿出放到檯上,錢幣碰撞發出悅耳的聲響。她戴上手套並將兜帽拉上後才踏出店裡。

 

她的靴子踏進新落下的雪層,發出清脆的聲音。今天的天氣仍然寒冷多雲,但 Anna 慶幸今天風沒有昨天的大,她低下頭朝著寒冬神靈們呢喃著祈禱。在光禿禿的樹林裡讓 Anna 得以看清遠方被白雪所覆蓋的景色。她深吸了一口氣,讓刺痛的冷空氣進到肺中,這種感覺果然不討人喜歡。她其實一直以來都很喜歡冬天,她伸出手輕碰頭上的兜帽,她可以感覺著那縷白髮的存在。

 

不過她不確定冬天是否喜歡她。在呼出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憋住的呼吸後,她繼續這趟在雪中行走的艱難行程。

 

在雪中跋涉數小時後,她來到了一座山丘的最高點,呼吸因上坡路途的關係而急促地卡在喉嚨中。呈現在她眼前的則是披上雪白外衣的 Arendelle 王國,儘管還有數小時的路程要走,但至少現在看得到目的地了。

 

結冰讓遠方的城堡閃閃發光著,碼頭冰冷的藍色海水彷彿一面鏡子,倒映著城堡四周的景色,Anna 微笑著望著眼前的美景,直到嘶吼的回聲與熟悉的打鬥聲將她的目光從眼前的景色拉走為止。

 

在反射動作下,Anna 腳步倉促地跑向混亂打鬥聲的起源。在爬上另個小山丘後,她看到六名骯髒的強盜正猛烈地攻擊四名身穿森林綠 Arendelle 制服的守衛。他們身後是一輛停在被積雪掩埋的石子路上的馬車,而車上的馬夫正試著安撫受到驚嚇的馬匹。

 

此時馬車的車門突然打開,接著一名披著藍色披風的人影從裡面衝出跑向樹林,兩名強盜隨即突破封鎖追向那個人影。Anna 緊隨在他們後面。她滑下山丘緊追在後,其中一名強盜自己絆倒跌落在地,Anna 動作流暢地躍過倒地的敵人,眼神專注著看著藍色身影穿梭在樹林中。

 

狂風再度刮起咆哮著,天空也開始下起新雪。奔跑中的藍色人影因跌倒後所發出的驚呼聲,讓人意外得知是名女性,然而因為跌倒的關係,也使得另一名強盜得以追上她。對方抽出他的劍高舉著準備砍下,此時 Anna 一個躍進即時趕上。銀光一閃,她的劍出鞘劃過敵人的背部,敵人所噴出的鮮血沾上了她的斗篷,也為四周的白雪添上血紅異色。敵人劇烈地咳嗽著,過去的經驗讓 Anna 知道他已經一腳踏進死亡之門,此時身後的雪地因被踩踏而傳來嘎吱聲警告著 Anna 另一名強盜的接近,她提劍快速轉身即時擋下對方的劈砍,接著她朝對方踢了一腳並將他的劍挑掉,迫使強盜失去平衡而往後倒退了幾步。

 

她抓緊這個機會,猛然躍向前方拿劍刺去,讓劍刃貫穿敵人的身軀。他與先前倒下的強盜一樣發出垂死的嘶吼,倒臥在雪地中,生命隨著血液從胸口源源不絕地流逝。Anna 呼出一口氣後才轉身看向雪中的人影,四周的風雪絲毫沒有減弱的跡象。她迅速用雪將劍上的血跡清理乾淨才還劍入鞘,接著緩緩走向那名女子。

 

「妳沒事吧?」因為面罩遮掩以及風聲呼嘯干擾的關係,逼迫她必須半吼著才能將聲音傳達出去。她朝著穿著斗篷的陌生女子伸出自己的手準備拉她起身,卻遲遲等不到回應。就在 Anna 猶豫是否該抽回來的時候,戴著藍綠色手套的女子握住了她所伸出的手,當 Anna 將陌生女子拉起來的時候,四周的狂風也開始減弱下來,無預警地消失就如同它早前無預警的到來一樣,現在只剩小雪還在下著。

 

「妳沒事吧?」 Anna 又問了一次,這次女子點了點頭回應,伸手將自己的兜帽拉下。

 

「我沒事,感謝你。」並給了 Anna 一個微笑。

 

Anna 倒抽一口氣,她的面罩成功將她的驚呼給掩蓋住。眼前的女子比她高了幾吋,無瑕的皮膚如同象牙般白皙,卻又非病態般蒼白。絕美的冰藍雙眼閃爍著感激直直望進她自己的湖藍色雙瞳,對方淡金色的長髮盤成華麗的髮髻,在上面還有一個皇冠。

 

『皇冠!』

 

Anna 立刻認出眼前的女子。去年她為了一睹皇太女的加冕典禮而在 Arendelle 待了比往常要久的時間,當時在人群中的 Anna 多次捕捉到對方的身影;當年的公主此時就站在她面前,落在她身上的雪花無法遮掩女王的風采。

 

Arendelle 的 Elsa 女王。


 

任何想法?

~Malthazar LOS

 

Follow 佐斯 / Johsi:

愛好冒險旅行,常常拿了背包就跑。當我越深入認識這個世界,就越明白自己的無知。因此除了讀萬卷書,更要貫徹行萬里路的人生目標。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