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Service of the Queen 章五 – 王子與英雄

In the Service of the Queen By Malthazar Lord of Shadows

章五 – 王子與英雄

作者的話:那些好奇 Andre 或著 Andre of Astora 的人,他是我最喜歡的遊戲《黑暗靈魂》中的鐵匠 NPC。

跟往常一樣,Elsa 將早上的時間都花在會議上,這時間的議題通常都不怎麼重要。她壓下按摩自己人中的念頭,她幾乎將時間都花在調停六名顧問之間的爭論上。現在他們都平靜下來正在整理各自的文件。就在她即將解散這場會議的時候,左方突然傳來刻意的咳嗽聲將她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有著深黑小鬍子與同樣深黑髮色但鬢角逐漸染上灰白的人正是她的首席顧問–Gerard。

 

「陛下,在今日會議解散之前,我想請教一下近日所聽到的一個傳聞,」其他顧問則是好奇的看著他補充更多資訊。Elsa 點頭示意他繼續說下去,「我聽說有一名傭兵住進了城堡。」其他五人訝異著這資訊,但通通保持沉默。Elsa 的雙唇微微噘起,她沒有刻意要隱藏 Anna 的消息,她也很清楚就算她想這麼做也是不可能的事。但某些僕人有時候真的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在那次晚餐事件過後,她就希望能盡可能推遲 Anna 成為人們談論焦點的到來,她很清楚一旦人們得知 Anna 的存在以及她為女王所做的事蹟後,大眾將以更高的規範來審視她,然而這名天真但英勇的年輕女子卻尚未做好準備。

 

顧問們正看著她,想從中尋求答覆。Elsa 在腦海中試想了一下說謊的後果,但她深知謊言到最後只會反咬她一口。

 

「的確有名年輕的劍士住在城堡裡,但我可以向你們保證她並非傭兵。」接下來顧問們不斷以問題轟炸她,Elsa 從鼻子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發出挫敗的悶哼聲。她很快就抓回他們的注意力然後重述之前的事件,最後他們陷入了沉思,Elsa 耐心地等待他們的想法。這次發聲的則是 Meriana,顧問團的唯一女性。

 

「陛下,我相信我能代表這裡所有人說我們很高興您沒有受到傷害。」其他顧問點頭同意她的看法,「但接下來這句只能代表我個人的意見,我很感激這名劍士所做的義舉。」五位顧問再次高興的點了點頭,在會議桌邊呢喃著同意的話語。Meriana 並未因此被打斷接下來的話,「我希望能親自向這名幫助 Arendelle 王國的劍士表達我的感謝。」

 

Elsa 咬著嘴裡的臉頰,這就是她怕的地方,她相信年輕的紅髮女子該獲得應有的讚賞,但 Anna 看起來在比較……正式的場合內會感到不自在。她與 Anna 共進晚餐(災難般的一餐)與跟她的顧問碰面完全是兩回事,因為他們不會放過紅髮女子的任何出錯。Elsa 這時只能做出腦海中出現的第一個念頭,趕緊滅火。

 

「這要求沒問題,」她勉強同意,「但我相信她還需要幾天的時間來適應新環境。」在女王補充只需要等待個幾天後,他們很快就同意了女王的提議。就這樣,今早的議事劃下了句點,六名顧問魚貫而出,留下 Elsa 獨自惱怒。

 

她也只能拖延那麼一點時間,她希望 Kai 能夠成功說服 Anna 上禮儀課程,因為她很快就會用到這些訓練。就在 Elsa 從椅子上起身時,大門打開了。她轉過身想看到底是誰如此無理闖進來時就看到一個模糊的白色身影快速衝過來抱住她的大腿。低頭看著弟弟的 Elsa 不由自主的輕笑出聲。

 

五歲的王子用盡全力緊抱著她的大腿,而 Elsa 則梳著他雪白般的白髮,蒼白的膚色也如同白雪般。

 

「Olaf,我以為你要到明天才會回來?」她驚喜地看著白子男孩,對方抬起頭看著她笑著,淡藍色的雙眼閃爍著光彩,而兩顆大大的門牙隨著笑容而露了出來。

 

「我要他們加快行程。」他挺起胸膛展示他的王子權力,「我怕萬一我沒有陪在妳身邊,那時妳發生什麼事該怎麼辦。」Elsa 輕笑著彎下身將他抱到自己腿上。

 

「嗯,既然你現在回來了,我相信一切都很順利。」Olaf 點了點頭,彷彿這句話是世上最顯而易見的答案了。Elsa 親了親他的臉頰,在她遭遇突襲後就擔心起 Olaf 的安危,那群匪徒搞不好也會襲擊他的車隊。這時的她放下了內心的擔心,因為她的寶貝弟弟,她在世上僅存的家人就在她的懷中。如果失去他,Elsa 不知道自己到時該怎麼辦。

 

他在她的懷抱裡坐立不安,而 Elsa 不怎麼情願地將他放回到地上。Olaf 抬頭望著她,手指緊抓著她的禮服,「妳去 Corona 的旅程好玩嗎?」Elsa 笑著,也只有 Olaf 還會相信前往他國談論貿易協議的外交任務有趣好玩了,Elsa 搖了搖頭。

 

「不怎麼好玩,但至少還算愉快。」她小心翼翼地挑選著用來解釋這種外交行程的用字。她還記得有次向弟弟講到她厭惡某次外交之旅被對待的方式後,結果數周那名當事人領主來到城堡時,Olaf 不惜以發起戰爭的『威脅』來報復該名領主對待他姊姊(兼女王)的態度。

 

Elsa 最後勉強避免災難的發生,Olaf 關心自己的舉動是很可愛沒錯,但他們姐弟之間真的需要好好談過。儘管 Olaf 還是名小孩,但他同時也是位王子,所以他也因此受到了同等的懲罰,雖然 Elsa 自己本身狠不下心嚴格對待他就是了。畢竟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她好,但 Elsa 必須約束他的行動,如果讓他的保護欲隨著他長大了,那麼這些舉動就不會那麼容易帶過了。

 

「但在我回家途中經過森林時的確發生了刺激(她輕描淡寫地帶過這個字)的事情。」Olaf 迫不期待地看著她繼續說下去,「我的馬車被強盜襲擊了。」

 

Olaf 訝異地緊抓著他的姊姊。

 

「我的護衛寡不敵眾,迫使我必須從馬車離開逃往森林裡,」她放鬆自己向後靠,並將 Olaf 抱到自己腿上,男孩往前傾等不及想聽她講接下來的發展。

 

「其中兩名強盜追在我後面,我用盡全力跑著,結果卻被絆倒摔到雪裡。」Olaf 坐起身靠緊她,哀求著看著她希望故事裡的『她』能夠平安無事,儘管真人完整無缺地坐在他面前。

 

「我轉頭看到其中一名強盜手中高舉著他的劍站在我身邊,結果突然間他就倒在雪中。」Olaf 不斷靠近希望能繼續聽下去,「在我面前站著一名戰士,穿著盔甲披著黑色的毛披風,她的臉被兜帽與面罩隱藏了起來。」Olaf 驚訝地看著她,從他會說話開始,就一直對英雄、飛龍以及英勇的故事感到著迷。

 

「此時另外一名強盜出現了,手中揮舞著長劍。而我的英雄轉過身輕鬆地擋下他的攻勢,然後她用力一踢將強盜踢翻,在那剎那間結束了他的性命。」

 

Olaf 雙手貼在臉頰上說著,「哇喔!」

 

Elsa 笑著點頭繼續說道,「我當下也是這麼想著。」

 

Olaf 拉著她的衣服,「接下來呢?」他在 Elsa 的腿上興奮地動來動去。

 

「那名戰士將我從雪中拉起,而我向他詢問能否知道救命恩人的名字與面貌。」她決定將 Anna 訝異地看著她以及尷尬的馬車之旅省略掉。「兜帽被拉開,面罩被取下,而我發現自己正望著那有如大海般的藍綠色雙眼,髮色比夏日盛開的玫瑰還要更紅,然後一道可愛的細小傷痕……」Elsa 用手指劃過 Olaf 的鼻樑,「就在她的鼻樑上。」直到現在她才意識到自己用上了『可愛』這個形容詞,但 Elsa 相信詳細的細節對 Olaf 來說大概不在優先記得的名單上,重點是他真的能夠記得這故事的話。

 

Olaf 興奮地發出聲音,「然後呢?妳有親她作為獎勵嗎?」

 

Elsa 幾乎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什、什麼?」

 

Olaf 緊皺著雙眉對自家長姊投以明知故問的眼神,「在妳念給我聽的故事裡,公主總是給英雄一個吻作為拯救她的獎勵。」他以實事求是地的語氣說著,讓 Elsa 雙頰染上紅暈。

 

「是、是這樣沒錯。」Elsa 絞盡腦汁想引開這話題,「可是 Olaf,我是女王,不是公主。」

 

他皺著眉問著,「所以這兩者不一樣?」

Elsa 快速地點頭回應,也許點的太快了。

 

「沒錯,這兩者不一樣,但這不代表我不想給她獎勵。」Olaf 張大了的嘴巴讓 Elsa 笑了,「既然你回來了,我相信 Gerda 正等著你繼續課程。」Olaf 嘟著嘴抗議,但 Elsa 的眼神讓他只能嘆口氣,自發性從女王的腿上爬下然後衝出議會廳。

 

「Olaf,用走的!」當她的弟弟離開後,Elsa 發現自己想起了某位紅髮女子,好奇著她弟弟剛剛所說的話。

 

她現在心情非常好地在城堡的迴廊裡散步,她已經報名這次的比武,她的長劍也因重新磨利而閃耀著光芒,她還拿了新獲得的金幣幫自己買了幾件衣服與靴子,更不用說她那隻新寵物了。這些加總起來成就了美好的一天,她相信這天會繼續好下去的。她笑著走到了轉角處,一個小身影衝了過來直直撞到她膝蓋,Anna 訝異地低頭,絲毫不受撞擊的任何影響,反觀那個小身影則因為作用力的關係跌在地板上。

 

「哇!你沒事吧?」Anna 單膝跪到地板上擔心地看著小男孩,至少她現在沒有穿著盔甲,雖然剛剛鎖子甲發出的聲音仍顯示小男孩撞得不輕。

 

Olaf 雙手蓋住自己的臉,雙眼也緊閉著。

 

他點頭回應,「我沒事,對不起。」他開始道歉,這時才記起剛剛 Elsa 叫他用走的。他漸漸張開雙眼看著剛剛撞到的女士,他眨了眨幾次眼後張大了嘴巴看著眼前的人。雙眼如同大海般的藍綠色,肩上的辮子比夏日盛開的玫瑰還要紅。他的目光鎖定到 Anna 的鼻樑,高興的發現對方鼻樑上正好有著一道淡粉紅的傷痕。

 

Anna 在他面前揮了揮手,「你真的沒事嗎?」

 

「你就是那名英雄!」Olaf 高興地跳了起來。

 

Anna 後退了幾步,「啥?」

 

「喔。」他拉了拉自己的衣服然後給了個禮貌的躬身,「我是 Arendelle 的 Olaf 王子。」Anna 眨了眨眼,腦袋這時才意識過來,之前聽說女王還有個弟弟,在兩歲的稚齡就失去了雙親。她感同身受,對女王也對王子。Jasper 國王與 Ellia 皇后的逝去讓整片大陸陷入哀痛。她為剩下的皇室成員感到哀傷,她深知死亡所帶來的痛苦,只有時間才能逐漸沖淡這刺痛。

 

她將這念頭拋開,然後往前給年輕的王子一個行禮,「請原諒我,殿下。我是 Anna。」

 

卻看到對方激烈地搖著頭,「不不不,不要叫我殿下,叫我 Olaf 就好了」王子朝著她笑著,而 Anna 無法克制自己輕笑出聲。她點了點,朝著白髮的男孩笑著,對方天真的淡藍色雙眼正望著她。

 

「那麼就叫你 Olaf。」她邊點頭邊將手放到劍柄尾端的圓頭上,這個動作將 Olaf 的視線吸引到她腰間別的長劍上。他緊張地支吾著,完全忘記他原本要說什麼。

 

「我可以握你的劍嗎?」Olaf 的問題讓 Anna 措手不急。她望了一下自己的劍又將視線放回到小王子身上。但兩人都不知道Elsa就在遠方看著他們的一舉一動。因為熟知 Olaf 很容易就會被其他事情引走注意力,所以她想確定 Olaf 能在最短的時間內開始上課。

 

她看著 Anna 在轉角處被 Olaf 直接撞上,她當下反應是跑到弟弟的身邊但莫名有念頭阻止了她這麼做,所以她就這樣躲在柱子後面看著對方。她看著 Anna 跪在她弟弟身邊詢問他是否傷到哪,聽到他沒事後 Elsa 鬆了一口氣。可是當 Olaf 跳起來指著 Anna 說她是英雄時,她覺得自己的頸脖處逐漸變得滾燙。她專心地聽著兩人之間的簡單對話,看到 Anna 輕鬆地跟她弟弟談笑有聲,Elsa 不禁覺得自己腹部傳來異樣感,但這感覺很快就被 Olaf 向 Anna 詢問能否拿劍所帶來的擔心所取代。她深知只有自己、Kai 以及 Gerda 能夠向年輕的王子說不,此時她已經從躲藏處跨出了約半步,但 Anna 接下來的回應讓她停下了腳步。

 

「不行,Olaf,我很抱歉,這對你太危險了。」Anna 已經做好準備承受皇家成員的怒火,但 Olaf 只是悶哼一聲然後垂頭喪氣地站在那邊的反應讓 Anna 訝異了一下,隨後她朝著王子笑著說,「但你想要看看它嗎?」

 

Olaf 猛然抬起頭,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不斷用力地點著頭,讓 Anna 不禁有點擔心他的小脖子是否會因此而折斷。接著她往後退了幾步直到 Olaf 與她有著大約 5 尺左右的安全距離後才動作流暢地拔劍出韒。俐落的出韒聲在走廊裡迴盪,Anna 很樂意為年輕的王子展示這把剛磨利的長劍。

 

Olaf 靜靜地站在原地驚奇地看著經由窗戶照射進來的陽光經由 3 尺長劍刃的反射而舞動著。Anna 揮舞了幾下手中的長劍,這才收劍入韒。這場劍舞由出韒聲而已,也因入韒聲而終。

 

Anna 看著眼前的小男孩,笑著等待他的皇家裁決,當他因高興而發出歡呼聲時,Anna 對自己的表現感到滿意。

 

「超帥的!妳怎麼辦到的?」Anna 以笑容回應著,「是一名騎士教我的。」

 

沒注意到 Anna 內心騷動的 Olaf 繼續追問,「那他可以教我嗎?」

 

儘管 Anna 笑著,但她的臉上卻清晰可見傷痛,她搖了搖頭拒絕,「他沒辦法教你,我的導師,Lucian 閣下前幾年就已經過世了。」她的雙眼閃爍著。Olaf 似乎現在才注意到紅髮女子臉上的表情,他的語調現在較為克制,終於想起來在這場劍舞之前想說什麼。

 

「那個,我之前只是想跟妳道謝。」Anna 好奇地看著他繼續說下去,「謝謝妳從強盜手中救了我姊姊。」

 

Anna 此時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她笑著說,「你無須謝我,我也很慶幸能夠幫忙。」Anna 停下來衡量著下面要說出口的話,「Olaf 你知道嗎?你很幸運。」

 

這下換對方不解了,「你很幸運還有一位姊姊,你們還有對方。」她哽咽著繼續說下去,「我知道獨自一人在這世界的感受,你找不到任何人幫你或安慰你,所以你真的很幸運。」

 

Olaf 盡他所能想理解 Anna 想傳達給他的意思,小小的他無法想像如果只有自己一人會是怎樣的情況,在他的身邊一直有人陪伴著,他幼小的思緒無法徹底理解這概念。但躲在柱子後面的 Elsa 則咬緊了下唇,也許 Olaf 無法理解剛剛那段話,但她卻感同身受。而 Anna 話語中的痛苦是如此的明顯。

 

「妳的家人呢?」

 

Anna 移開視線聳了聳肩,「離開了。」

 

Olaf 對這回答眨了眨眼,他看得出來 Anna 很傷心但他還無法理解那個意思,「去哪裡了?」

 

Elsa 選擇在這時候踏出藏身處,她弟弟很顯然無法理解那句話,而且正挖坑給自己跳,她稍後必須與他談談才行。「Olaf。」王子跳了起來,快速轉過身看到他姊姊很明顯帶有目的地快步朝著他們走過來,完全不見她以往緩慢穩健的步伐。

 

看到女王出現的 Anna 則深深地行禮低喃著,「陛下。」,仍舊因上次晚餐所發生的意外與剛剛跟 Olaf 的對話感到尷尬。

 

Elsa 點頭回應,「午安,Anna。」然後她轉身面對她的弟弟。

 

「Gerda 在等你。」Olaf 低下了頭,而 Elsa 則拍了拍他的肩膀,「去吧。」Olaf 點頭答應後邁開步伐前往原本的目的地,但又停下來轉過身看著 Anna,

 

「Anna,那妳可以教我嗎?」

 

「也許吧。」儘管 Anna 自己輕笑了一下,但她含糊地回應著這問題。不過王子似乎對回答感到非常滿意,所以邁開了剛剛停頓的步伐。

 

Annna 這時才意識到女王還站在她身旁,趕緊轉過身卻發現 Elsa 正以冰藍色的雙眼看著自己,這注視讓 Anna 更加不自在。這時換 Elsa 意識到自己正熱切地看著另一位女子的湖綠色雙眼,意識到這舉動也許讓她更加不自在了吧。

 

「我希望他沒有打擾到妳,Anna。」

 

Anna 搖頭回應著,「沒事,他太可愛了,才沒有打擾到我。」

 

她的笑容暴露了她的不自在,而 Elsa 也以微笑回應她,「就是因為這點才讓人擔心」

 

這句話讓 Anna 笑出聲來,暫時忘記了這時正與她對話的人是位女王。不過 Elsa 很慶幸那讓人心痛的愁容能夠逐漸消散。此時鐘聲從外面傳了進來,提醒著眾人午餐時間到了。

 

「妳願意與我一同共進午餐嗎?」這問題讓 Anna 當下臉紅起來,原本自在的表現再次被尷尬的表情取代。

 

「那個我,請原諒我,陛下,但我真、真的不覺得我可以。我……這……那個……這情況太詭異了……」Anna 著急地不知道該用哪個單字,「我不是說妳很奇怪,我是在說我自己,我自己是個大怪人,而妳則非常漂亮……呃……」Anna 緊緊閉上嘴巴,咬牙切齒表達自己真的該閉嘴的舉動。

 

Elsa 必須抬起手來掩飾自己不由自主的笑容,雙頰染上了粉色紅暈。但她很快就讓自己平靜下來,微笑著問著對方,「謝謝妳的稱讚,Anna。也許改天?」

 

Anna 快速地點了點頭,她可不相信自己這時狗嘴能夠吐出象牙來。

 

「當然可以,陛下。」當 Elsa 逐漸走遠時,Anna 又低聲補充著,「當我不再將桌上的東西打翻的時候……」聽到這句的 Elsa 無法克制地咯咯笑著,讓 Anna整個人變得通紅。

 

「希望這天不會讓我等太久?」Elsa 轉頭回應後繼續原本的路程,而 Anna 則以最快的速度衝回自己房間。

 

她坐在地上打開 Frost 的籠子,小龍迅速爬上 Anna 的手臂窩在肩窩處。Anna 看著牠說,「我就是個管不住自己嘴巴的白痴對吧?」

 

小龍發出吱吱的叫聲回望著她,讓 Anna 不滿地哼著。

 

直到與 Kai 約好的時間時 Anna 才走出房間,他的課程內容簡單明瞭,重點在於同時間記得所有注意事項而已,而這完全破壞了用餐的樂趣。不過 Kai 保證多練習幾次後就會成為第二天性,不會像現在那麼讓人緊繃,Anna 選擇相信他的說法。

 

她心力憔悴地走回房間裡,踢掉靴子的同時順手將 Frost 放了出來。Anna 坐在床上看著小龍從籠裡飛也似地衝出來,激動地到處叫著,隨後她從上衣底下抽出了一團由布包著的東西。

 

「你聞到這個了嗎?」Anna 邊問著邊打開包著 Kai 向廚房拿來的魚。幸運的是對方輕易的相信了 Anna 鎖說的用來當作零食的藉口。

 

Anna 訝異地看著銀白色的翅膀打開然後小心翼翼地拍打著,在 Frost 每次短暫離開地面時她都下意識屏住自己的呼吸,只是小龍很快就會跌回到地面上。Frost 不滿地哼哼叫著,更加奮力地拍動自己的翅膀,就在離地約 2 尺左右的高度時,牠整個氣力耗盡。Anna 迅速伸出手讓他落在自己的手臂上,然後提高聲調地讚嘆著。

 

「Frost,剛剛你好棒!」Anna 將魚遞出後就看到 Frost 迅速將其叼走,「你很快就會飛了。」不過看起來 Frost 並沒有怎麼在聽 Anna 說話。

 

當魚被啃食乾淨,不留魚骨與任何殘渣後,Anna 換下身上的衣服倒回到床上。Frost 則爬到她肚子上躺著。在閉上雙眼沒多久後她就陷入睡眠中。

作者的話:嗚呼!新的一章!希望你們喜歡!

~Malthazar LOS

 

Follow 佐斯 / Johsi:

愛好冒險旅行,常常拿了背包就跑。當我越深入認識這個世界,就越明白自己的無知。因此除了讀萬卷書,更要貫徹行萬里路的人生目標。

Leave a Reply